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

Sun, Feb 14th, 2016

#不言不语都是好风景

我穿着一件灰色土不啦叽的丝棉袄就匆匆赴你的约了,我从没有如此紧张得推开过麦当劳的门,不,我就是从未如此紧张过——耳机是现在收起来好还是与你们见面了再收起来好?尽管知道你们不可能在一楼但还是怀着拖延时间的心理在吧台前面踱了一圈,在楼梯前深吸了一口气,哪怕是去见教导主任我也没这么虚过呀。

〖阅读全文〗

我在长江大桥想心事

Sun, Jan 31st, 2016

固镇路 松下GF5

#Part One 华中年会

去武汉参加公司年会。一如以往的每一次年会,这次依然「拿不到半个奖不知道该笑不笑」,犹如循环往复,而同事们又多是满载而归。这让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中。不晓得「运气」这种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的的确确,长成到现在,似乎从未有多少好运降临,即便每次去微信免费打印照片都是遇到缺纸卡币的情况。我想起《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里霉运不断的隐馆厄介。

〖阅读全文〗

严冬随笔

Sun, Jan 24th,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Part One

兴许应该感谢那些毅丝们,是他们的集体活动才让我在微博上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一份很详尽的各网站的Hosts IP,把它加载在我的极路由插件里,于是家里便基本实现了无墙上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行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去关注一场政治选举还不如关心明天的天气来得实在。

@ztshia:原来今天就选举了啊,我还是支持指原莉乃。

〖阅读全文〗

千言万语

Fri, Jan 22nd, 2016

千言万语

我一边写着年终总结,一边听着跨年晚会上梁静茹唱着歌,还是和五年前同一个地方,唱着同样的歌。

Twins也从跨年夜开始一连在红磡开了五场演唱会,半夜醒来看到社交网络里很多熟悉的人PO着他们在现场的照片,莫名心伤,上一次她们在红馆开唱还是2010年,六年又是六年。

那一次去上海看她们的「人人弹起」,晚上在酒店房间无聊地看着闭路电视里的MTV,从红白歌会里第一次知道日本的这个少女组合,「AKB48不会真的是有48个人吧,太多了」。

而在那之后我每一年都看红白歌合战,大岛优子的卒业到回归,仿佛仍旧是一夜之间的事情。这一次渡边麻友们玩起了美少女战士的角色扮演,尽管她周围的人已经都快不认识了。

我试着去翻出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发的微博,发现删了。

〖阅读全文〗

步履不停

Fri, Jan 1st, 2016

关键词一:健康

健康

十一月,阴雨连绵,情绪的压抑就像让人喘不过气的雾霾。我竟确实生活在这一个连「可见蓝天天数」都要计入城市居民幸福感的时代里,是的,当晴天像一道霞光般出现的那两天,我迫不及待地趁着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逃出那座阴暗潮湿的大厦。去迎接每一片落叶,去躺在草坪上,闭上眼享受冬日阳光照在眼皮上的那种颜色。就像十几年前的人给自己起的网名一样:「我爱阳光」。

这一年我25岁了,仿佛是一个临界点,我突然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拥有那些曾经的年轻资本,不知不觉我已经工作了6年,是的,从2010年那个春天开始。

年初的一次体检,办公室将近二十多个人,却只有我孤零零地体检完全合格,对我来说这不像是宽慰反而更像是个警钟,只是因为我还身处一个人人生的最好年华,但倘若荒废,很快我可能会像周围的人一样,疾病、衰弱便伴随而来。我应珍惜每一个今天,让每一天过得有意义。

〖阅读全文〗